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剧本

顾永田(第六集)

时间:2019-07-28 19:19:06  来源:  作者:
第六集
 
    顿子才家。
一辆马车停在顿家大院门口。
顿家父子出来迎接。
苟子明一下车,顿家父子亲热起来。
顿子才:“苟老弟,你好久没来啦。”
苟子明:“老顿哥,这两天生意上的事,忙的我屁不在腚。”
顿子才:“今天咋么有空啦?”
苟子明:“老顿哥,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顿德富手一摆:“仁叔,您老哥俩到家里说话。”
 
客厅里。
“仁叔,您请用茶。”顿德富把茶杯递到苟子明的手里。
“老顿哥,你多有福,你看这孩子,知书达礼的。”苟子明把顿德富夸奖一番。
  顿子才愁眉苦脸地应酬一句:“有福,有福。”
  顿德富一看这种情景想溜。
  顿德富:“仁叔,您老哥俩拉呱,我有事出去一下。”
  苟子明一把拽住顿德富:“贤侄别走,我有事找你。
  顿德富:“仁叔,啥事你说。”
  苟子明:“我的生意好好的,没想到他顾永田又来这一出。”
  顿子才:“苟老弟,你做你的生意,与他顾永田有什么关系。”
  顿德富:“爹,你不知道吗,顾永田来文水这几个月,啥时消停过,先是成立各种抗日组织,接着搞减租减息和合理摊派,现在又搞禁毒运动。”
  顿子才:“这个顾永田,他到底想干什么?”
  顿德富:“干什么?我实话告诉你们,顾永田以打鬼子为名,再把你们的钱财土地,分给那些穷鬼们。”
  苟子明:“啊,这可咋办。”
  顿德富:“咋办?你就等着挨宰吧。”
  苟子明:“贤侄,官大一级压死人,你能不能给肖专员说一声,把顾永田从文水调走。”
  顿德富:“仁叔,你想的太简单啦,顾永田是阎长官任命的,那能说调走就调走。”
  苟子明一听,感到无奈,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哎,咱又没有多大本事,就等着顾永田宰吧。”
  顿德富笑了:“仁叔,话也不能这样说。”
  苟子明一听这话,来了精神:“贤侄,你有办法?”
  顿德富:“我听肖专员说,顾永田被任命文水县长,阎长官实属无奈。”
  顿子才:“阎长官也真是的,既然不乐意,干么还要任命他。”
  顿德富:“爹,这你就不懂啦,眼下日本人占领大半个山西,国共合作抗战,阎长官是想借助顾永田他们,和日本人互相拼杀,等待时机再收拾他们。”
  苟子明:“贤侄,照你说来,阎长官还是向着咱们的。”
  顿德富:“仁叔,这话叫你说对了。孙猴子再管,也出不了如来佛的手心,别看顾永田现在闹得欢,只要阎长官一声令下,就有顾永田的好果子吃。”
  苟子明:“贤侄,听你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有数啦。你快帮我出出主意,咋样才能保住我的生意。”
  顿德富:“仁叔,主意我能出,但你不一定听我的。”
  苟子明:“贤侄,咱们两家是世交,你和我儿子又是结拜的兄弟,我不听你的听谁的。”
顿德富的两只贼眼,瞥了一眼苟子明,然后说道:“仁叔,你要听我的,现在有两条路可走。”
苟子明急不可待地:“贤侄你说。”
  顿德富:“第一,你可以金盆洗手,配合顾永田搞好禁毒工作。”
  苟子明:“想叫我金盆洗手,门都没有。”
  顿德富:“第二,肖专员和我支持你。”
  苟子明:“贤侄,有你这句话,我就敢跟顾永田干到底。”
  顿子才:“苟老弟,你就不能怕顾永田,人善有人欺,马善有人骑。”
苟子明:“老顿哥,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我一不偷二不抢,他顾永田凭什么不叫我做生意。”
顿子才:“苟老弟,有肖专员和我家三孩支持你,你不要怕。”
苟子明:“老顿哥,我谁都不怕,你就等着好消息吧。”说着,起身要走。
顿子才:“苟老弟,吃过午饭再走吧。”
苟子明:“不了,老顿哥,我还有事,改天再聚。”
顿子才:“三孩,替我送送您仁叔。”
顿德富:“仁叔,您慢走。”
苟子明:“老顿哥,我告辞啦。”
 
大门口。
苟子明刚要上马车,又被顿顿富喊住。
顿德富:“仁叔!您等一下。”
苟子明:“贤侄,你还有什么事?”
顿德富:“仁叔,刚才我爹在场,我没好意思开口。”
苟子明:“贤侄,有什么事你说吧。”
顿德富:“仁叔,我给您办事,您多少得拿两个。”
苟子明:“贤侄,你要多少?”
顿德富:“仁叔,看在您和我爹是世交,就拿二千块大洋吧。”
苟子明大吃一惊:“啊?要这么多。”
顿德富条条是道:“仁叔,肖专员哪里需要打理,我的弟兄需要吃喝拉撒。”
苟子明犹豫不决:“这……”
顿德富:“仁叔,您要觉得我不行,就另请高明。”
苟子明一咬牙:“我给你。”
 

 
苟子明家里。
苟子明闷闷不乐的回到家中,才坐下,管家进来。
管家:“老爷,您回来啦。”
苟子明:“管家,这几天烟馆的生意咋样?”
管家:“老爷,这几天禁毒风声越来越紧,烟馆的生意一落千丈。”
苟子明感到无奈:“慢慢地熬吧,撑到那天是那天。”
管家再次提醒:“老爷,您不是找过顿德富吗。”
苟子明忿忿不平:“找了,这个狗日的狮子大开口,一下子要我二千块大洋。”
管家:“要这么多。”
苟子明:“他说,肖专员哪里需要打理,来人需要吃喝拉撒。”
管家:“老爷,少爷也是肖专员的副官,他顿德富凭什么讹咱这么多的钱。”
苟子明气得咬牙跺脚:“这个狗日的,不见熟人不发财。”
管家:“老爷,要是少爷在家,咱也不至于花这么多的冤枉钱。”
苟子明一听这话,顿时火冒三丈:“谁知道这个日本人揍的死哪去了。”
 
几天之后。
苟子明在卧室里再次打开小箱子,拿出二张崭新的银票。
看到里面为数不多的银票,苟子明把拿出来的银票又放在里面。
放进去又拿出来,拿出来又放进去,苟子明反反复复好几回,直到管家喊他,他才从卧室里出来。
管家:“老爷,顿德富让人捎信,说钱不到人不来。”
苟子明:“这个狗日的,见钱比他爹还亲。”
管家:“老爷,我向来人说了,这么多的钱,能不能缓几天。”
苟子明:“来人咋说?”
管家:“来人说啦,顿德富的态度很明确,不见兔子不撒鹰。”
苟子明:“管家,我现在是举棋不定,这二千块大洋给顿德富吧,我又怕他办不成事。”
管家:“老爷,叫我说干脆不给。”
苟子明:“可我答应过了,他不说我言而无信。”
管家:“老爷,你这是死要面活受罪。”
苟子明十分着急:“你说咋办?愁死我了。”
“老爷!”管家欲言又此。
“管家,什么事你说。”苟子明知道管家有话要说。
管家:“老爷,我打听到少爷的下落,说在什么织布厂……”
苟子明没有好气地:“什么织布厂?这一片只有祁县有织布厂。”
管家:“老爷,我只是听说,少爷在不在祁县织布厂,我也不敢确定。”
苟子明:“明天我去织布厂里看看。”
管家:“老爷,万一他不在哪。”
苟子明:“管他那些,有枣无枣打一杆。”
管家老:“老爷,你真去?”
苟子明:“我去织布厂里看看,这个狗日的到底在干什么。”
 

 
祁县织布厂里。
化名李三儿的苟明才,带着几个伪军在厂里巡逻。
苟明才非常威风,礼帽一带,墨镜一卡,手拿着皮鞭四处乱瞅。
一士兵:“队长,咱上哪去?”
苟明才:“到仓库看看。”
一士兵:“是!”
 
仓库前。
五六个工人往车里装着布匹。
  “狗来啦。”不知谁喊了一句。
大家抬头一看,苟明才带着几个伪军朝他们走来。
装车的工人,紧张地忙碌起来。
苟明才来到这里见无人理他,故意找茬。
苟明才指手画脚:“快点干!快点干!”
装车的工人,依旧按照顺序装车。
苟明才:“你们几个磨磨蹭蹭,半天装不好一车货,我看是欠揍。”
苟明才扬起皮鞭,不分青红皂白,殴打装车的工人。
装车的工人纷纷躲闪。
一块来的伪军赶紧劝架:“队长,你消消气。”
苟明才:“你别拉我,我今天须得教训教训这几个东西。”
同来的士兵:“队长,你这样耽误装车,一会吉田太君来了,他能饶了你吗?”
苟明才吓了一跳:“啊?”
苟明才不再发疯,带着几个伪军离开这里。
 

厂区大道上。
苟明才和几个伪军说说笑笑。
苟明才:“小五子,昨天进城有什么收获?”
小五子:“队长,芙蓉园里来了一个十八的。”
苟明才:“相貌如何?”
小五子:“队长,这个小妞,貌似天仙,气死貂蝉。”
苟明才:“你狗日的蒙我。”
小五子:“队长,我那敢蒙你。跟着队长混,吃喝不用问,这个道理我懂。”
苟明才:“算你小子聪明。”
几个人说笑着来到生产车间门口。
小五子:“队长,上哪去?”
苟明才:“到这车间里看看。”
 
生产车间里。
女工们站在机器前紧张的操作着。
苟明才和几个伪军走进车间里。
苟明才甩掉几个士兵,直奔女工走来。
女工一看苟明才走来,把脸转向一边。
  “小妹妹!”苟明才嬉皮笑脸地拉着女工的手,摸摸人家的脸蛋。
遭受苟明才骚扰的女工,敢怒不敢言。
苟明才更加大胆,当着众人的面来抱女工。
“你干什么?”女工拼命挣扎。
  “太君来了。”有人大喊一声。
苟明才一听,吓得赶紧松开女工,跑到通道上。
趁着苟明才松手,女工哭着朝车间外面跑去。
众人哈哈大笑。
苟明才一看日本人没来,十分生气:“刚才是谁喊的,有种给我站出来。”
喊了半天,无人应声。
一个小个子伪军,在苟明才耳边嘀咕一番。
苟明才听完,手一摆:“去修理车间。”
 

    
修理车间里。
几个修理工正在检修机器,苟明才带人从外面进来。
几个修理工没人理他,忙着修理机器。
苟明才见没人给他说话,觉得自己很丢面子,冲着几个修理工发火。
苟明才:“你们几个吊儿郎当,连一台机器也修不好。”
几个修理工无人吭声,各人忙碌各人的工作。
苟明才见此情景,开始找茬:“刘二牛,你给我过来。”
刘二牛满手油污,来到苟明才面前:“老总,什么事?”
苟明才:“你他娘的坏了老子的好事,我揍你个狗日的。”
苟明才举鞭打人,几个修理工不愿意了。
“凭什么打人?”几个修理工手里的工具一丢,不干了。
“老子连你们一块揍。”苟明才不管三七二十一,见谁打谁。
“李队长!”厂警小胡看不下去,跑过来拉住苟明才。
  苟明才还不想罢手:“你别拉我,我今天非的揍这几个王八蛋不可。”
小胡一看苟明才认死理,灵机一动:“报告队长!吉田太君电话。”
苟明才一听吉田的电话,撒腿就跑。
小胡追上苟明才,嘿嘿笑了。
苟明才站住,急睁火眼骂骂咧咧:“你狗日的你懵我。”说着,扬起鞭子要打小胡。
小胡:“队长,我有话要说。”
苟明才:“你狗日的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小胡:“队长,你为什么打他们?”
苟明才:“整个厂里老子说的算,可刘二牛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他坏了老子的好事。再说啦,我打刘二牛管他们屁事,可这几个狗日的吃热,我不揍他们揍谁。”
小胡:“队长,三百六十行,行行有道,你知道厂里的规矩吗。”
苟明才:“老子倒要听听,厂里啥规矩。”
小胡:“紧车工,慢钳工,吊儿郎当修理工。”
苟明才:“吆咳,你狗日的还一套套的。”
小胡:“队长,你不分青红皂白打他们,真要是打个好歹,耽误厂里生产,吉田太君能饶了你吗。”
苟明才:“你狗日的说得在理。”
小胡:“队长,我的话说完了,你随便打。”
  苟明才嘴一咧:“打什么打,跟老子巡逻去。”
  小胡被苟明才搀着胳膊,向另一个仓库走去。
 
                   六
 
  苟明才一个人倒背着手,在织布厂里大摇大摆地走着。
  一个伪军向他报告:“报告队长,老太爷来了。”
  苟明才:“我爹来了。”随后又骂了一句:“准是顿德富这个狗日的泄的密。”
  苟明才迟疑了一会,才做出了决定。
  苟明才:“小李,我爹在哪儿,前面带路。”
“是!”小李领着苟明才,朝驻地走去。
 
 宿舍里。
苟子明来到儿子住处。
苟子明一进屋,看到满屋里放着许多女人用的东西,来气了:“这个混帐东西!”
 苟子明骂完,又把这些女人用品扔在地,用脚起劲跺。
 苟明才一进院子,看见他爹扔东西急了:“爹,你咋么来到就扔东西。”
 苟子明瞪了儿子一眼:“扔东西就拉倒啦,我还想揍你。”
 苟明才嬉皮笑脸:“爹,趁着现在没人,想揍你就揍吧。”
 苟子明两手一摆:“哎,我真拿你没办法。”
 苟明才嘿嘿笑着说:“爹,我知道你心疼儿子,舍不得揍。”
 苟子明把苟明才一拉:“乖乖,跟我回家。”
 苟明才:“爹,我在这儿干的好好的,回什么家。”
苟子明反问一句:“你在这干好好的?老祖宗和你爹娘挨多少骂你知道吧?”
苟明才毫不在乎:“爹,骂搁那儿,一阵风刮跑了。”
 苟子明十分生气:“你这个混账东西,跟着肖专员干得好好的,跑到这里丢人现眼。”
 苟明才怕说露陷了,赶紧把他爹的嘴给捂上:“爹,我在这儿干得很好。”
 苟子明把儿子的手拽开,瞪着眼瞅着儿子:“你……”
苟明才:“我现在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苟子明:“你拉倒吧,不就是一个小队长吗。”
苟明才:“爹,你别看这小个队长,整个厂子我说的算。”
苟子明嘲笑着儿子:“这儿有老板有日本人,你算老几。”
苟明才:“爹,山高皇帝远,我在这儿吃香的喝辣的。”
苟子明:“你在这儿享福作乐,可您爹倒血霉了。”
苟明才:“爹,谁欺负你啦。”
苟子明:“顾永田!”
苟明才摆摆手说:“爹,要是别人好说,可顾永田你最好别跟他斗。”
苟子明火了:“混账东西,我一提顾永田你就怕了,难道你有什么把柄落在他的手里。”
苟明才:“爹,你不知道,顾永田太难对付啦。当年肖专员在徐州城里,部下了天罗地网,可他顾永田,照样从徐州城里跑出来。”
苟子明贼心不死:“乖乖,我要提醒你,他是在咱的一亩三分地上。”
苟明才再一次劝说:“爹,我实话告诉你吧,在咱的一亩三分地上你也斗不过他。”
苟子明:“混帐东西,你咋么长人家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
苟明才:“爹,你不懂。”
苟子明气不打一处来:“我咋么有你这样的儿子。”
苟明才换了话题:“爹,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顿德富给你透露的消息。”
苟子明:“你说哪。”
苟明才:“爹,我给你说吧,明枪好躲暗箭难防。”
苟子明:“你什么意思?”
苟明才:“爹,顿德富不是他娘的好东西,你趁早离他远一点,不然的话,他把你卖了你还替他数钱。”
苟子明:“我就不信,小鬼能哄老家钱。”
苟明才:“爹,我跟你说了半天没用,我走了。”
苟子明:“你上那去?”
苟明才:“我到厂里看看。”
苟子明:“我还没吃饭哪。”
苟明才头也不回:“你自己去吃,记我的帐。”
苟子明非常伤心,自言自语的:“你说我这图个啥,大老远的跑来找儿子,把我撂在一边不问了,你说养这样的儿子有啥用。”
望着走远的儿子,苟子明无奈地走出了院子。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薄去的时光
薄去的时光
有一种力量
有一种力量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南京梦
南京梦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中国彩吧更懂彩民 - 中国彩吧 gg彩票计划_gg彩票手机版下载 一路发彩票_一路发彩票app_一路发彩票app下载 盛兴彩票手机版app_盛兴彩票手机版下载 中国彩吧更懂彩民 - 中国彩吧 众游棋牌_众游棋牌下载 一路发彩票_一路发彩票app_一路发彩票app下载 盛兴彩票手机版app_盛兴彩票手机版下载 gg彩票计划_gg彩票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