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欣赏

回味《长相思》

时间:2019-02-12 12:44:15  来源:  作者:小莹子
       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对迎,谁知离别情?

  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

  --林和靖·《长相思》

  宋朝的时候,有一个诗人把隐士做绝了,做漂亮了,这就是林和靖。西湖梦,孤山魂,一代隐士林和靖。以梅为妻,以鹤为子,疏影横斜,暗香黄昏,泛舟垂钓,读书耕种,在林和靖传奇、浪漫、优雅的背后,谁又能看到了他巨大的不幸和无边无际的独孤。

  林和靖二十五岁那年被赶出了家门。

  说是家,其实不是家。林和靖早已经没有了家,每个人的童年都是快乐的,但他不是,十岁那年,所有的快乐都离他而去,因为他的老爹母亲相继离世。

  他有一个哥哥,从此与哥哥相依为命。

  这就是林和靖童年时的家,支离破碎,惨不忍睹,如果说和哥哥在一起生活的日子他还可以感受到些许的亲情之外,十年后,他就再也感受不到了,因为哥哥结婚了。嫂子是一个势利小人,也是有一定背景的人,她之所以能够看中林和靖的哥哥,因为只有他愿意做上门女婿。

  也就在这一年,哥哥开始对林和靖冷漠,因为他时刻受妻子的监视,他也想对弟弟好一些,但是他不敢,他觉得自己太软弱。嫂子觉得林和靖是他们的累赘,她常常挖苦林和靖的哥哥,到底是你做我们家的上门女婿,还是你们林家一家人做我们家的上门女婿?叫你弟弟走吧,我再也受不了!他已经成年,你没有义务再养他了!

  被赶出家门的那一天,林和靖和哥哥在门口分别。

  哥哥塞给他一包银子,含着泪说:"这是哥哥所有的积蓄,你到外面考个功名吧!考个功名你嫂子就会对你刮目相看了。"

  林和靖明白,哥哥的言下之意就是,如果考不上功名就永远不要回来了。

  林和靖也明白,他这一去也许真的永远回不来了。林和靖不是没考过功名,林和靖不是没有才华,林和靖不是不勤奋,而是他压根儿没有想过将来要做什么大官。所以好几次会试,他都故意不按照规矩答题,而是按照自己的喜性答题,结果自然是没有通过考试。林和靖中了秀才,举人也不在话下,但他放弃了,结果势利眼的嫂子也放弃了他,把他赶出了家门。

  不过林和靖并不为这件事情感到难过,因为他并不留恋这个并不属于他的家,即使嫂子不赶他走,迟早他也会离开这个家的。林和靖从小就喜欢山水,喜欢大自然,借这个机会饱览一下祖国的大好山河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难过的是,他还要与另外一个人分别,这个人不是他的哥哥,而是他的初恋情人。

  初恋情人姓梅,我们姑且叫她梅。如果说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值得林和靖牵挂的话,那就是梅了。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的力量有多大,看看林和靖就知道了,林和靖最后终身不娶,孑然一身就是为了这个梅。

  梅是杭州一大户人家的独生女,老爹是省里面的高级官员,梅虽然贵为千金,但没有千金的脾气,她一生单恋一枝花,那就是梅花。梅是一个梅园的主人,里面有她亲手栽培的十棵梅树。而梅则像梅花一样高洁美丽。

  林和靖和梅的爱情故事自然与梅花有关。

  那是一个飘雪的天气,林和靖在外踏雪的时候突然被不远处一抹如雪一样的红色所吸引,林和靖知道那就是梅花了,因为在这冰天雪地里只有梅花才可以开放如此高傲。于是,他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走进梅园的时候,林和靖惊呆了,不为梅花,而为梅树下面的一个女子。

  女子穿一件红色的风衣,撑一把油纸伞,像一尊雕塑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在银装素裹的世界里,她就是一朵最大最鲜艳的梅花。

  这是一幅美妙绝伦的画面,这是林和靖从未见过的情景,一向喜欢作画的他想把眼情的景象画下来,可是他没有带纸和笔。没有纸,就把洁白的大地当作宣纸,没有笔就用树枝代替,要的不是一幅画,而是作画时的感觉和心情。

  当这幅画接近尾声的时候,林和靖抬起了头,他看到的不再是红衣女子的背影,而是她的一张脸,这是一张什么样的脸呢?不能用年轻和漂亮来形容,这一张脸既有雪花的洁白又有梅花的红润。这一张脸有一双乌黑的眸子,眸子里的秋水晶莹剔透,这双眸子正出奇的看着林和靖,看着雪地上林和靖所画的"少女赏梅图",雪地上的少女,那熟悉的背影正是红衣女子自己。

  一切都是天意吗?那一瞬间,女子被林和靖的才华所折服,林和靖被女子的美丽和气质所打动。一眼万年,两个人都觉得对方好像是自己已经寻找了一万年才找到的那个人,于是他们相爱了,不是在口头上,而是在心里。

  红衣女子就是梅,这一年梅十八岁,林和靖二十岁。

  就是这个梅园,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开始了。

  人约黄昏后,月上柳梢头。

  梅园成了他们心中永远的老地方。转眼间已经日落西山,林和靖和梅依依惜别,两个人彼此深情的对望,很快月亮出来了,梅园里清澈的池水映照出梅枝的疏秀清瘦,黄昏的朦胧月色烘托出梅香的清幽淡远,看着眼前的梅,林和靖诗兴大发,随即吟出一首千古名句: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林和靖把这首偶然得来的诗送给心爱的女人,梅在喜悦和幸福之中,在林和靖的目送之下,离开梅园。

  如果永远是这样该多好,可是这个世界上似乎没有永远。就这样过了五年后,林和靖被嫂子赶出了家门,杭州已经没有他容身之处,他要离开了,他要去考取考取功名,否则的话永远不要再回来。考取功名,这对一没有钱财二没有背景的林和靖来说又谈何容易。可是,为了梅,他决定去试一试。

  而此刻面临的问题是,他不得不要与梅分别了,分别多久?不知道,也许一年,也许五年,也许十年。

  分别的地点没有选择梅园,因为梅一直以来都想和林和靖一起去看看钱塘江的潮水,所以他们选择了一个可以观看钱塘江潮水的亭子。在这里,他们面临的是一场生离死别,但是当时的他们并不知道,他们都认为这只是一次普通的离别。深明大义的梅还安慰林和靖男儿志在四方,应该出去闯荡闯荡,而她向他许诺一定等他回来。

  就在这个亭子里,他们看了最后一场潮水,潮水退去后,离别的忧伤弥漫在两个人的心中,用什么来表达呢?只能是诗歌了,于是,林和靖又为梅做了一首诗《长相思》:

  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对迎,谁知离别情?

  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

  林和靖就这样离开了杭州,离开了他心爱的梅,这一去就是十年。

  林和靖从杭州沿运河北上,过苏州、扬州,至盱眙一带转入淮河、汴河,北出曹州,然后折返南下,取道淮甸至舒城、无为一带,渡长江进入今江西省中部,经安福县抵达临江军乘船北上,随即沿长江东过芜湖、历阳、金陵回到杭州。

  在这十年里,正如他所料,在考取功名的路上困难重重,即使他有满腹的才华也没有发挥的余地,考场上的潜规则使得他对功名彻底失望。在这十年里他只交了一个朋友,也就是他游学到江淮地区时,遇到一个叫李谘的人,刚中进士,知道他的人很少,独林和靖慧眼识珠,称李谘说:"他将来是一个做大官的人。"后来李谘果然做了三司使,成为掌管全国财物收支的最高财政长官。

  仿佛是一个梦,十年里,林和靖什么也没考上,带着疲惫的心和对城市生活的厌倦,他回到了杭州。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回到杭州后他遇到一个致命的打击。

  回到杭州后,林和靖没有回哥哥的家,嫂子有言在前,不考取功名别回来,这个家林和靖打死他也不会再回去了。他之所以回到杭州,只为了一个人,那就是梅。

  往事如潮水一般涌来,林和靖忐忑不安的敲开了梅的门。

  然而开门的不是梅,而是梅的母亲。母亲一听说林和靖的名字就破口大骂起来,然后就是失声痛哭。林和靖问是梅的母亲怎么了,梅的母亲痛心疾首的告诉他,她已经死了!是你害死她的!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无异于一个晴天霹雳,刹那间,林和靖头晕眼花,差点栽倒在地。

  许久,梅的母亲停止了哭声,把真相告诉了林和靖。

  梅的老爹母亲为女儿张罗了一门亲事,对方是有权有势的阔少,梅不从,再三追问之下,梅只好告诉老爹母亲自己已经有了心上人了,他就是林和靖。于是,老爹母亲又问林和靖的身世,一听说林和靖啥都没有时,老爹母亲坚决不同意女儿和林和靖好。为了让女儿私死心,老爹母亲硬是逼着女儿与那个阔少定了亲。结果万万没有想到,成亲那天,梅,这个贞烈的女子,跑到梅园,用三尺白绫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心如箭穿,如刀割,官场失意的林和靖,原本指望回到杭州可以得到梅的情感安慰,却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结果。林和靖疯了一般,跑到梅园,然而,他再也看不到梅了。

  林和靖在梅园里躺了一夜,也流了一夜的眼泪,第二天早上,他做出了一个决定:终身不娶。

  然而在那个年代终身不娶是要受到舆论的谴责的,要想终身不娶而且冠冕堂皇的话,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路就是出家当和尚,这就意味着林和靖必须忘记梅,但林和靖无法做到这一点,他知道他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她。那么剩下来的一条路就是隐居了,到没有人知道的地方,过一辈子离群索居的生活。林和靖最后选择了隐居这一条路。

  林和靖把隐居的地点选在西湖中间的一座孤岛上,后来人们称这座岛为孤山。

  选择孤山,因为那里风景足够的好,那里又足够的偏僻,没有人知道他,没有人来打扰他。

  带着悲痛的心情把梅园里十棵梅树移植到了孤山,这些梅树将会陪伴他一辈子。把梅树结出来的种子再撒在孤山上,这样,梅树越来越多,最终他种下了365棵梅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和梅树为伴,天天和梅为伴。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喜欢梅花,为什么要栽那么多的梅树,只有他自己清楚,他是为一个女人。

  这些梅树不是是他的生活伴侣,还是他的经济来源。每当梅子成熟的时候,他会把三百六十五棵梅树所产的梅子全部卖掉,把每一棵梅树所产的梅子卖的的钱用布把它包起来,然后扔进一个箱子里,一共是三百六十包,他每天取一包作为一天的生活费。拮据贫寒的生活同样可以过得如此浪漫和优雅,林和靖为我们做出了榜样。

  尽管有梅树陪伴,隐居孤山的林和靖还是寂寞的,这时候一只白鹤走进了他的生活。

  一天他正在修剪梅枝,一只白鹤突然从天空中掉了下来,发出一声哀鸣,躺在地上不动了。林和靖走过去,发现白鹤的腿部血肉模糊,他料想,这只白鹤肯定是被猎人射中了。林和靖是一个善良的人,他看白鹤如此哀怜,于是把它抱回屋子,为它清洗伤口,为它上药包扎。调理了一周,白鹤的腿伤终于好了。林和靖把它放飞天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白鹤在林和靖的头顶久久盘旋,就是不肯离开。

  林和靖示意白鹤下来,白鹤就飞到他的面前,用感激的目光看着他。林和靖明白了白鹤的意思,它不想走,它想留下来,陪他。

  林和靖心中涌起一股暖流,把白鹤抱在怀里,抚摸着它的羽毛,点了点头。

  白鹤就这样留了下来。从此,林和靖又多了一个生活伴侣,他突然觉得上天对他非常厚爱,他没有实质意义上的家,但却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家,家中有梅花,有白鹤。
  对于这一切他知足了。

  所有的隐士都面临一个棘手的问题,一方面他们回避尘嚣、回避官场,另外一方面尘嚣、官场偏偏来找他们。林和靖也不例外。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后,孤山突然变得热闹起来。原因是一个不知名的人把林和靖的隐居生活添油加醋的告诉了周围的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人们纷沓至来,都想瞧一瞧一个整天与白鹤为伴的男人到底是啥样的人,是不是长着三头六臂。

  林和靖就这样被外面的人所知道,后来他的诗作也不知道被谁传了出去,他写的那首关于梅花的诗被文人墨客竞相传诵,渐渐地,林和靖的名气越来越大了,最后大到什么程度呢?大到当时的皇帝宋真宗也知道了,宋真宗想,天底下还有这样的高人?这样的人才不为朝廷效力太可惜了。于是,他派人去请林和靖出山,请他做太子的老师。

  林和靖拒绝了,他说:"我已经过了大半辈子隐士生活了,对外面的世界,尤其是对国家大事一无所知,我去当太子的老师不但不会为太子带来学识,反而拖累太子。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

  林和靖游学时唯一交的一个朋友李谘也知道了他的行踪,当时李谘是杭州的太守,他亲自来拜访林和靖。见到林和靖,他说:"兄弟,你太不够意思啦,你在杭州怎么不联系我呢。我一直以为你不在杭州呢。这些年没有见到你了,你过得还好吗?如果兄弟不嫌弃的话,可以来杭州府,和我一起治理杭州的老百姓,如何?"

  林和靖同样也拒绝了他。林和靖说:"我这个人啊,如果放在官场上就是一块朽木,是不会有作为的,我的性格就适合于青山绿水为伍。杭州有了你这个老爹母亲官就够了。"

  李谘没有强求,他知道人各有志,但他在生活上对林和靖还是很关照的,比如在林和靖卖梅子的时候,他就帮助他联系买主。

  他为另外一件事情发愁,那就是很多人见他还是单身一人,都纷纷上门求亲。林和靖拒绝了一个又来一个,搞得林和靖实在没法了,就对他们说我已经有妻子了,连儿子都有啦。这一招果然灵,很多人知难而退了。不料这话又传到了李谘的耳朵里,他兴冲冲的跑来,问曰:"兄弟,这是咋回事呢?前几天见你还是一个人,怎么突然有了妻子,连儿子都有了呢。"

  林和靖哈哈大笑,说:"我的妻子、儿子与你们不同,我把梅花当作妻子,把白鹤当作儿子啊。"

  李谘恍然大悟:"原来是梅妻鹤子啊!"

  过了一会儿,李谘又试探着问:"兄弟,你真的就想这样过一辈子?你为啥不结婚呢?是不是有难言之隐呢?"

  林和靖有点尴尬,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终于把自己饱受多年的秘密说了出来。李谘听了对林和靖更加佩服了,当即表示把它自己的儿子过继一个给林和靖养老,但被林和靖拒绝了。

  林和靖自己不愿意做官,却鼓励他的侄儿做官。晚年的时候,林和靖与哥哥嫂子的关系得到改善,嫂子见林和靖成了一个名人,开始巴结他,把自己的孩子带到他的面前,让林和靖教孩子读书。林和靖不是一个记仇的人,他爽快的答应了。

  林和靖见侄子热衷功名,就鼓励他朝着自己的志向努力奋斗,后来侄子中了进士,他十分高兴,为侄子作了《喜侄宥及第》诗一首。这件事情被李谘知道了,跑来问他:"你自己不喜欢做官,为啥要鼓励你的侄子做官呢?这不是与你的志向相矛盾吗?"

  面对好友的质问,林和靖说出了一番对当今社会仍然有启迪作用的话,他说:"我们看问题不能一概而论啊。我不喜欢做官并不代表我的侄子也不喜欢做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人生的关键就在于选择适合自己的道路。我们看问题的时候不能以自己的立场来看啊,这就好比我喜欢过安静的生活,所以选择了隐士,但是如果我要求你也跟我一样来做隐士,你会答应吗?你肯定不会答应。所以我也不会教导我的侄子像我一样做隐士,人生的道路得自己选择,他志在官场,那就让他去做官吧!"

  林和靖就是这样一个豁达开明的人,他以独特的人格魅力征服了当时所有的人。

  在林和靖六十二岁那年,这位中国历史上最具风格的隐士终于追随他的梅而去,他死后,就葬在孤山梅林丛中。李谘林和靖死后悲痛不已,为他素服守棺七日,当时的皇帝宋真宗也赐林和靖"处士"的名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薄去的时光
薄去的时光
有一种力量
有一种力量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南京梦
南京梦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一路发彩票_一路发彩票app_一路发彩票app下载 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手机版app下载_凤凰彩票app下载 盛兴彩票手机版app_盛兴彩票手机版下载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_稳定开奖 中国彩吧更懂彩民 - 中国彩吧 众游棋牌_众游棋牌下载 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手机版app下载_凤凰彩票app下载 众游棋牌_众游棋牌下载 天天彩票app_天天彩票app下载安装